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缘的博客

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志

 
 

[原创]闲说话:私有化的利弊值得讨论  

2014-07-28 13:45:04|  分类: 壶口瀑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闲说话:私有化的利弊值得讨论 - 太阳缘 - 太阳缘的博客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
                                                                      闲说话:私有化的利弊值得讨论

今天我看到一个有点著名的人物的简单明了的表白:“我认为私有化利大于弊”。

这三十多年来,我们看到中国在私有化的“康庄大道”上奋勇前进的现实,我国的私有化产业已经占整个国民经济的60%以上(我们不谈其中有多少是以私有化的名义从国有资产中流失出去的),近五年,国家加大了国有企业的管理力度,停止了外资收购重大国有企业的步伐,在一些地方重新将资源矿产收归国有。于是形形色色的公知大喊大叫,指责政府搞“国进民退”,还声嘶力竭地大喊要全面自由化,什么耕地私有化、铁路经营私有化、国企私有化改造等等。

谈到公有制,我们先不讨论产权是否明晰这个似是而非的假命题,这些年人们指责最多的就是公有制企业的效率不高,缺乏竞争力。首先对公有制企业缺乏竞争力的说法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回顾这三十年的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和保障力主要来源于公有制企业,国家的重大技术提升来源于公有制企业,私有制企业很少有能力和愿望投入巨大的财力搞技术研究。而公有制企业的效率不高问题,我们姑且先假定这个问题存在,公有企业对于效率的牺牲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对国家经济的支持,比如稳定价格,稳定市场的作用,也保障了就业的稳定和工人的权益,你没听说过国有企业职工接二连三地跳楼吧?

对于国有企业的另一个指责就是腐败,这一现象的确是相当普遍,相当严重,我们也姑且不论这种腐败风气与政治斗争及政治集团的利益关系和影响问题,我们仅从腐败所带来的损失与私有化的“合理合法”占有之间的巨大差异来看,就明白两者的优劣了。国有企业的腐败就如同家里有个不肖的老儿子,总想着偷家里的东西,拿到外面贱卖,或者偷钱自己花费,虽然这样的偷盗自肥让我们很受伤,但是我们还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我们家的房子没有被偷走,我们不会露宿街头,而且我们的其他家人有权责罚他,甚至关他的禁闭,或者逐出家门。但是私有企业的财富业主可以“合理合法”地占有,“合理合法”地强拆,“合理合法”地将财产转移到海外,最终有一天我们大家头上的天、脚下的地都是属于人家的时候,你恐怕连露宿的街头都没有了,你恐怕也无权申辩,除了革命!显然腐败还只是个成本问题,私有化就是被彻底剥夺的问题了。

至于私有化所造成的矿难问题、污染问题、食品安全问题、以及金钱与政治的联姻问题,古今中外这样的事简直是太多了。有人总喜欢拿美国的例子作为榜样,不看也不提菲律宾一类的榜样,这个问题我以前说过,如果美国丧失美元对世界经济的主导权、丧失美国对世界资源和市场的霸占权、丧失美国的军事霸权,你立刻就会看到美国所谓的中产阶级会在一夜之间消失,这就是美国金融危机后的1%与99%的对抗运动的根源,那还仅仅是一次预演,如果我们有幸看到美国的霸权衰落的那一天,美国的极端私有化的恶果就会显现出它的暴烈力量。中国没有美国的霸权,中国没有美国的地缘优势,中国的全面私有化会导致国民财富的大量流失,会导致中国社会的分裂甚至革命,这恰恰是美国所期望的。

至于私有化的贪婪和自私属性对于民主具有天然的仇视,也必然会追求寡头统治,私有化对于民主仅仅是利用,最害怕民主的政治经济形态非私有化莫属,因为要维护私有利益,追求私有财富的最大化,就必然导致极大的贫富分化,就必然会将民主形式化,将民主的议会制度搞成元老院、贵族议会,让既得利益者成为“代表”。关于这一点,我相信苏格拉底的剖析(柏拉图《理想国》)。有些人特别相信扩大中产阶层比重的假命题,根本不思考美国08年金融危机后的1%与99%的对抗运动的内因,相信所谓的中产阶层扩大了就会解决贫富分化的矛盾,却根本不思考所谓中产阶级实际上是极为脆弱的阶层,一场金融危机就可以让他们重新沦为赤贫阶层。这在中国也是一样,许多所谓的中产阶级,都是靠房价的虚值成为中产阶级的,一旦房价暴跌,那就是消灭中产阶级的灾难。


关于私有化的利弊问题是很值得深入讨论的,窃以为至少可以从三个层次上讨论,一个是私有化或公有制对底层大众的影响,包括社会稳定、分配公允、机会均等、尊严不受侵犯等等;二是私有化对国家政治、军事、整体国民财富的安全保障、环境与资源保护、民族经济可持续发展、以及对民主(真正的不被金钱污染的民主)的潜在影响;三是私有化是不是终极美好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私有化是否要涵盖一切国民财富?包括土地、山林、河湖、岛屿;包括资源和经营权;包括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的经营权?其实还附带一个问题,法律真的可以保障私有化不走向寡头政治吗?寡头政治还能叫做民主政治吗?私有化的社会里谁能保证法律的制定权归于广大的人民群众?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